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投资实录

真实记录投资历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对话张帆:汇顶科技引领指纹市场的秘密  

2017-03-13 08:53:24|  分类: 经营之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文:http://tech.hexun.com/2015-12-01/180913367.html)
(采访时间:2015年11月)

“人的一生要留下一个伟大的作品。”前几日在与汇顶科技(Goodix)创始人张帆早餐交流的三个小时里,这一次长谈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句话。从三年前汇顶在中国市场首次发布指纹识别芯片,一年多前汇顶再次率先发布全球领先的under glass指纹识别技术IFS,到今天,超过十款中国知名品牌手机采用了他们的指纹芯片(魅族mp4pro,乐1s,红米note3,Vivo X6,中兴小鲜,以及接下来12月还要发发布的几款。。。),并且其IFS技术与hotknot技术刚刚获得美国CES颁发的两项技术创新奖。 

汇顶科技(Goodix)创始人张帆接受本刊专访
汇顶科技(Goodix)创始人张帆接受本刊专访

  今天,汇顶可以说已是硕果累累,成为国产指纹芯片的领头羊。我与汇顶创始人张帆几乎是一年一次长谈,而每一次都是触到我的情感深处,让我激动不已,奋笔疾书,而我也是见证了他们这一路走过来的艰辛与执着。

  “在这样一个喧嚣的社会里,我们要保持沉着和冷静,因为成功没有捷径,更没有必要去争某个第一。”张帆说道, “今天的成绩一点也不重要,关键是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用什么方法去做。只要做了真正有意义的事情,很有可能你明天用一天的时间,就能将你现在一年的钱赚回来了。所有作出重要贡献的公司,它一定能赚很多钱。关键是人的一生要留下一个伟大的作品。”沉着与冷静,并且怀着一个执着的梦想,张帆这种做实业的精神,也获得业界的由衷敬佩。然而,他心中的英雄只有一个:“伟大的公司不是靠钱买出来的,中国芯片公司的旗帜只有一个,就是海思。”他对昌旭说道。

  下面,让我来与大家分享我们俩早餐交流三小时的一些干货吧,近8000字,分为10页,大字仔细看哟!

  引领隐藏式指纹识别,IFS业界所期

  昌旭:这次汇顶科技的IFS(隐藏于触控面板下的指纹识别技术)获得了美国消费电子展的科技创新大奖,这项技术什么时候可以有量产的产品出来?目前遇见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  张帆: 其实,IFS已经做在乐视的智能自行车上量产了。在手机上的应用,量产还需要一点时间。这是一个全新的技术,要量产,相当于要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。它涉及的不仅有芯片,还包括上面的玻璃盖板,盖板的颜色等等,都会对IFS的性能带来影响。

  从现在我们的产品来看,已经比一年以前大有进步,不管是从颜色,外观,使用体验,都有巨大的进步。接下来会与客户一起来评估良率成本等实质性的问题。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会比较辛苦。去年发布IFS技术的时候是与台湾的tpk模组厂家合作的,现在合作的模组厂家有好多家了,包括目前中国市场上比较流行的伯恩、蓝思、欧菲光(002456,股吧)等等厂商。IFS只与玻璃盖板有关,至于采用什么触控技术不是很相关。比如incell,oncell,原则上是一样的。但是OGS不行,不过现在几乎没有厂家选择OGS技术了,他几乎被宣判死刑。IFS与玻璃盖板以及贴合的技巧有关,所以,这里模组厂的合作十分关键。

  IFS优势是未来可以在屏幕上的任意地方实现多个手指的指纹识别,它可以带来最高级别的安全。当然,第一阶段,还是在屏幕底部按键地方实现指纹识别,代替现在需要开孔的,电容式指纹识别。它的优势是不需要像现在的指纹识别芯片那样开孔,影响ID的美观和生产的难度。

  IFS对软件的要求也更高,因为上面玻璃盖板变厚了,图像算法也就不一样。IFS是对于软硬件综合的挑战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很乐观的看见,该技术明年会在国产手机中被采用。甚至比大家预想的时间还要早。

  昌旭:您怎么看蓝思的创始人IPO后,成为中国首富?

  张帆:钱一定会帮助好的团队跑得更快。能够做苹果的供应商都是很了不起的,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检验。

  汇顶IPO后还能不能任性地做产品?

  昌旭:有人说紫光是中国半导体的旗帜,正在掀起一起半导体革命,您如何看?

  张帆:伟大的公司不是靠钱买出来的,中国芯片公司的旗帜只有一个,就是海思。紫光会不会成功要20年后才能看得见,这需要时间来验证,并且中国的公司收购美国公司以后,美国团队的优秀人才能不能留下来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  不过,紫光引领了资本市场对于半导体产业的关注,这对中国整体芯片公司来说,一个很直接的影响是,芯片公司有了钱以后可以花高价招到好的工程师、好的学生。大学的优秀学生也会去选择半导体专业,这样持久下去,中国的IC行业一定会出现伟大的公司。

  昌旭:我们知道汇顶正在IPO等待中,预计什么时候上市?IPO后,会不会担心,来自投资人的压力使得您不能像现在这样“任性的做产品”?

  张帆:汇顶在两年多前已递交IPO材料,现在排在IPO队伍的100多名。期望明年在A股主板上市,但上市时间不是我们能主导的。我们清醒的认识到,上市只是一个工具,不是一个目的。我们一直想自己做出来一些东西,而不是要抄别人的。其实,要做到这一点很难,因为中国公司整体缺少信心,从follow到leading需要时间,需要建立信心。

  企业长期发展需要两个轮子:一个是资本一个是创新。今天来说,中国公司缺的都不是钱,钱已经很便宜利息那么低,贷款也不贵,只要有好的想法与好的团队,钱都不是问题。中国公司缺的是创新的精神。

  至于上市后会不会受到投资人的影响,我是这样认为的:如果我不卖股票,那我还是可以控制决策权。美国也有这样的公司,比如谷歌,硅谷称之为private public company,就是说创始人在上市后仍持有较大比例的股票,自己能掌控这个公司。上市以后,我们当然也会需要投资者,但是我们会找到与我们有共同价值观的投资者。所以,关键是寻找什么样的股东,这个很重要。

  我未来上市后的原则是必须能掌控自己的命运,因为技术的投入周期是比较长的,那些短视的投资者我们不能合作。上市后我们会增加员工持股,找到一些长期的投资人,都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自己的命运。目前来看,我们的股份构成来比较简单,除了联发科技有25%的股份以外,其他的都是由我们创始人和团队掌握着,所以我们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  芯片只是硬件,指纹要打通5大服务

  昌旭:对于指纹芯片厂商,能设计出硬件是没有太多意义的,软件的能力更重要。汇顶目前在软件与服务上能为客户提供哪些内容?

  张帆:汇顶现在有300多人的团队在研究指纹相关的软硬件。我认为我们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指纹的软硬件结合上,能提供全套解决方案的公司。

  事实上,指纹IC对软件的要求非常多,通过这两年的摸索,我们已能提供的软件服务包括各种指纹的匹配算法(不同国家区域、不同性别年龄指纹差异非常大)、与第三方TEE公司的配合与调试(我们要帮助客户调试好TEE,客户直接能用)、安卓的驱动、指纹导航等多种客户定制要求的固件。此外,还要开发量产的测试工具(比如我们为客户开发的测试工具,以前测试一个FRR或者FAR指标是要5秒钟的,现在测试就要3秒钟,可能明年测试就只需要一秒钟)。这五个方面,是我们目前提供给客户的附加值,也可以自豪地说,从全球供应商来看,我们都是目前指纹芯片中提供软件服务最强的公司。

  所以,总的来说,做出指纹硬件不是很难,难的是以上这些需要提供给客户的软件服务,从投入来说,硬件与软件的投入是3:7,这里目前的指纹芯片生产并不贵,因为基于0.18um的工艺就可以了,主要的投入是软件。传统上来说,指纹是大sensor的算法,而基于小sensor的算法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所以,我们做Glass cover两年了,现在也还没有人能做出Glass cover。所以,我们还是保持专注,自己去理解市场。

  昌旭:目前客户手机的移动支付功能需要你们帮助调试吗?

  张帆:我认为,在手机上做指纹,最重要是的移动支付。与支付宝、微信、以及未来与银联的调试,都需要我们为客户提供支持。支付宝走得快,现在已在制定相关基于指纹的标准。不过,腾讯也在做工作,他们在iphone上是可以用微信指纹支付的,而安卓上不能用,这可能是它的战术考虑:因为iphone系统干净,腾讯在这上面通过提供支付收集大量的用户数据,将体验做得更好;而安卓目前碎片化严重,不容易做。所以,我认为它是先在iOS上将体验做好了,才会移植到安卓系统上来。

  在安卓上支持指纹支付实际上是很复杂的。仅就打通支付宝来说,现在需要与每一个厂商的每一款机型进行调试,非常耗时耗力。我们需要配合支付宝、第三方TEE、客户一起来做调试。

  反观现在,很多指纹功能纯粹是为了差异化而做,并没有打通移动支付功能。

  FRR与FAR指标的比拼,哪个更重要?

  昌旭:目前手机厂商都在宣传指纹芯片的快捷,也就是FRR指标。但是,FAR是涉及安全的指标,似乎更重要,您认为如何实现这两个指标的平衡?

  张帆:支付宝、银联等对于FAR是有硬性要求的。FAR能不能达到支付宝要求的1/50000或者1/100000的标准,这是一个硬性指标,直接涉及到用户支付时的安全问题。现在大家强调的FRR,实际上是一个用户体验的指标。我认为真正要衡量的是基于FAR的FRR才更全面,没有安全的便捷是没有用的。一个极端的例子是,有一些山寨机,随便用那个指纹都可以解开,这个就假的,骗人的,也是不道德的。

  所以,从这个层面来说,金融机构与手机厂商之间是有矛盾的,手机厂商要体验好,而金融机构要安全。FAR与FRR两个指标之间是需要平衡的,这两个指标就好像是一个跷跷板的游戏,提升一个的同时,会牺牲另一个。

  并且,FRR与FAR的指标测试具有很多不确定性,与指纹芯片所放的位置比如前面还是后面,所采用的方式比如是Coating还是Glass都有很大关系,这此物理性能的变化,都会影响芯片的FAR与FRR指标。我们现在做的几款手机,FAR都可以达到1/100000。
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FRR这个指标是很主观的,现在很多厂商拿它来做宣传是不科学的,所以苹果的手机说明中是没有提FRR这个指标的。因为这个指标比较难以量化,理论上来讲,需要测试所有的人群,因为每个人的指纹都差异非常大,职业区别也会影响指纹。另外,使用条件也是对指纹产生重要影响因素,比如说有没有水、油、是否干燥潮湿;还有客户使用时的力度、角度等等,都会影响FRR指标的测量。所以,到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标准的测试方式。

  799手机也标配指纹,汇顶降低封装门槛

  昌旭:目前国内场上主要两个指纹芯片公司,FPC和汇顶科技,在提供服务上各有什么特点?

  张帆:我们主要强调对客户提供的直接服务,竞争对手fpc目前在中国市场的服务是通过几个模组厂家来提供的,自己没有提供这方面的支持。我们指纹识别技术支持团队的成员就有60到80个,还在迅速扩充。

  现在中国的客户都要进入指纹识别手机的设计,包括手机方案公司,明年799的手机都会标配指纹识别(我认为只要大学生用的手机,都需要配置指纹),并且还要配合相关的应用,比如支持支付宝等移动支付。考虑到现在大牌的手机公司都会有产品外包给方案公司去设计,明年与手机方案公司合作是我们的另一个重点。帮助客户缩短开发周期,帮助客户更容易使用这个产品。也是帮助客户降低成本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

  昌旭:明年做一个指纹识别芯片的模组大概多少钱?

  张帆:您刚才提的很准,5到8美元左右。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的是,厂家的要求不同成本差别很大,这与良率有关系。有的厂家要求高一些,所以良率也会低一些,成本就会更高。

  昌旭:指纹芯片要求的特殊封装,会影响模组厂家的良率,这在目前来说是一个大的挑战?明年这方面会有哪些改进?

  张帆:最早的时候我们有用比较贵的TSV工艺,但是,现在已向更简单的工艺演变。不同的手机对芯片封装工艺的要求也不一样。我们明年计划将低成本的QFN封装引入,这样会更大的降低成本。因为我们估计明年799的手机也要标配指纹识别。

  我们一直有一个使命就是通过提高我们芯片的性能,使得模组和封装的设计制造变得更简单,降低成本和门槛。如果真能实现我们期望的QFN封装,那一切都会变得更简单。

  我们不做TEE,有些生态的钱不能赚

  昌旭:TEE是指纹安全中的重要一环。有人传汇顶自己也会做TEE,是真的吗?

  张帆:我们的立场是保持中立合作的态度,我们不会做TEE。有些钱该赚,有些钱不能赚。目前我们主流的TEE都有配,客户需求什么我们就配什么。包括Trustonic、握奇,东软,天喻。此外,朵唯的手机用的是云os系统的,我们也支持。

  高通平台现在有自己的TEE系统,MTK的参考设计方案采用的是trustronic 。但是客户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,如果参考设计方案不满意,客户往往也会选择自己看好的TEE系统。

  目前手机客户对SE没有什么需求,对SE的诉求主要来自于银联。支付宝,微信支付都不需要SE。银行之前所有的东西都在se上跑。

  昌旭:去年与您交流的时候,有提到汇顶计划开发一些医疗传感产品,现在进展如何?

  张帆:这个我们会做,这是我技术与产品延伸。我们主要做一些低功耗的传感器,比如心率检测传感器,明年MWC的时候展示。我们认为目前穿戴产品,低功耗是最重要的。我们也在做手表上的低功耗触控IC。未来智能手表上,触控IC、指纹IC与心率IC很可能会整合成一颗IC,这对于智能穿戴很重要。

  明年指纹识别的演进方向:玻璃是关键词

  昌旭:您谈谈明年指纹技术的演进方向?

  张帆:如前所述,IFS会开始在市场上出现,但主流还是目前电容式的指纹识别芯片。但是就后者来说它分成两个技术路线,一个是目前主流的coating模式,我认为明年会被玻璃模式所取代。比如,乐视刚刚推出的比较火爆的手机乐1s,就是采用了玻璃盖板的形式,并且是镜面玻璃盖板。我们可以看见,以后主流手机厂家要推出的,都会转向玻璃盖板模式。特别是做在手机前面的时候,更美观效果更好。在我们客户所开的案子中,玻璃盖板的项目也是越来越多

  今年的上市的主要以coating 为主。明年会转向玻璃盖板。以前认为,前者便宜,但是现在很有趣的问题是,玻璃盖板的成本并不比coating 高。所以我认为明年,做在前面的指纹识别,大部分都会以玻璃盖板为主,因为更美观。并且,指纹芯片的灵敏度也都能更好地支持较厚的玻璃盖板了。

  总体来说,从工艺上说,指纹识别做在前面会比较麻烦,ID上要做一个台阶,做后面要容易得多。所以明年的手机市场,大多数还是会选择做在后面。但是IFS会改变这一趋势。

  昌旭:明年指纹识别的技术指标会有哪些提升?

  张帆:FAR、FRR都会有提升,在测试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这两个指标至少会有一倍的提升。

  目前苹果要求的FAR是1/50000,支付宝还是套用苹果的标准。他们自己也在研究明年将如何定义。FRR指标与测试环境十分相关,所以在提到这个指标时,一定要写清楚测试条件。

  苹果3D触控需要3大技术,不要被忽悠

  昌旭:苹果今年推出3D触控,您看到的市场反馈如何?如何看待明年的3D触控市场?

  张帆:我自己用过后觉得,3D压力触控还是一个美好的体验,一些主流的应用都可以支持了,比如微信、有道、大众点评、今日头条、乐视。。。当然应用还是很少。我的体验是看邮件时用3D压力触控也更方便。

  我觉得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应用。仔细用过苹果的3D触控后,你会发现,它的设计是非常符合人性的,人的基因里就是想要这个东西,而苹果就能挖掘出这个需求。一开始你可能不知道或者不习惯这个应用,但是你一旦用过之后,就会发现你越来越离不开它,之前苹果的很多创新都是这样,比如多指触控、指纹识别。。。。我认为3D触控也会一样让用户越来越离不开。

  一个手机要做苹果一样的3D压力触控需要三个环节:一是大家都知道的压力触控、二是haptics触控反馈、三是UI要重新设计。这里,haptics已不是之前传统的技术,它采用了更快速的15ms的脉冲,并且振幅更大,之前在手机中虚拟键盘采用的haptics脉冲没有这么快。据了解,是苹果自己设计的驱动IC,并没有采用市场上的haptics驱动IC。所以,要设计一款真正的3D触控的手机,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  如果安卓系统要做,首先谷歌要提供压力触控的API、手机厂商要找到好的haptics震动马达驱动IC、还要设计新的UI系统。我的判断是中国主流手机厂商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出真正有3D压力触控的手机。

  汇顶的压力触控芯片正在测试中,预计明年一季度可以公布。现在的压力触控芯片市场还比较混乱,苹果做的是64通道的,而中国的一些厂商为了快速推出,甚至做出1个通道的简单产品,很多做的是8个通道的。我们正在做的有多个选择,包括8、16、32通道产品的选择。通道数就决定了使用体验,特别是在手机边缘的使用体验。

  此外,还有一些结构的问题,需要与模组厂商合作去解决。

  触控技术如何突破,遇见瓶颈了吗?

  昌旭:您认为TP与驱动显示行业已经成熟了吗?

  张帆:我并不这样认为,技术创新还是很多。

  刚才讲的压力触控是一个分枝。从触控本身来看,incell、oncell、以及超薄GG都会是明年的研究方向。总体看来,incell的趋势最大。当然,现在三星的AMOLDED产能放得较大,其上的oncell比例会越来越高。虽然我们现在已是三星AMOLED触控oncell的重要合作伙伴,但是我们明年在incell上的投入也会加大。今年我们已在提供JDI混合incell的方案,明年我们希望能与他们合作纯incell方案。

  明年我们在触控上还会出14寸大尺寸的触控IC。

  另外,主动笔触控方案,我们明年会出。我认为会成为平板的标配。我有一个理想,让小学生们不用背那么重的书包,能在一个平板上完成它的学习、写作。

  对于TP,在前年的时候,我们公司资源不够,需要做一个选择:是继续将精力投在TP上,从小尺寸发展到大尺寸,并且同时开发oncell与incell?还是调用更多的资源来从事指纹识别芯片的开发?我们当时判断指纹市场是有可能出现大机会的。所以,当时决定指纹优先。可以说,我们是全世界指纹投入最大的公司之一。

  现在开始,我们在触控上的资源又补上来了。因为我们觉得,oncell、incell与压力触控还是有很大的空间。老实说,从去年开始到今年,我们在触控上的投入是不够的,现在正努力补回来。因为我们小公司资源有限,必须有一些先后取舍。

  我们在触控芯片上有很多重要的合作伙伴,比如魅族,也是因为有了在触控上的多年合作,才对我们在指纹芯片合作上带来更大的信心。当客户不用你的产品时,你要多想想自己有哪些不足,后面就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。我们与魅族的关系就是这样的。他们后面会有更多的产品采用我们的指纹方案。

  未来,只用一天就能挣回现在一年的钱

  昌旭:今年对汇顶来说,可以说硕果累累,收获了这么多指纹识别的大客户,成为国内指纹识别芯片的领头羊。您如何评价这一年的成绩?

  张帆:今天的成绩一点也不重要,关键是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用什么方法去做。只要做了对的事情,很有可能你明天用一天的时间,将你现在一年的钱就赚回来了。这是绝对有可能的。我们过去做电话芯片的时候,一年做8000万的生意,赚1000多万人民币,现在基本上一个星期就可以赚回来过去一年的钱。

  我给员工说,那天一定会到来的。不能指望做的每一项努力,上天就一定会报答你。我经常这样鼓励员工:“如果你是一个摄影帅,不要去想我如何成为第一,而是去想我怎样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个伟大的作品。”如果我们一直想着如何为客户创造更好的价值,如何帮助客户,我认为不经意之间,我们就会超越对手,而不是将超越对手作为主要目标。明年,我们指纹芯片出货会超过触控芯片。

  比如这一次,CES给我们这两项奖,也让我们很惊喜。它的背后都有专利支持的。IFS已用在乐视的智能自行车上,明年会用在更多手机上;而hotknot已应用到上亿部手机中。

  我的策略就是低端的东西,一个都不做,比如说三角图案的那些触控芯片。做低端就像吸毒一样,会上 瘾。一看做的便宜,所有的东西都会向一个方向使劲。因为,对于一个像我们这么小规模的公司生意好和生意不好,关系都不大,因为好也好不到哪里去,差也差不到哪里去,我们的理想是未来有一天,只用一天,你就能够挣回你现在一年的钱。

  资本与创新是两个轮子,硅谷的成功也是这样。我们为什么要上市,也是因为不想以后打战打到一半没有子 弹了。同时也是给员工的回报,员工希望与公司一起成长。上市后可以提供多种工具实现资源的整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